当前位置:笔书网>历史军事>天唐好驸马> 第二百六十二章 韩元啊,你说你非要装这逼干嘛?(万更送上!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百六十二章 韩元啊,你说你非要装这逼干嘛?(万更送上!)(1 / 2)

这天地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,虽然五姓七望一直在低调操作,甚至都还没通知那些书行之类的,但是他们却忘记了市场的原因。

随着几家世家开始逐渐缩小产能,拒绝接受一些书行的订单时候,纸的市场出现了不小的躁动。

更何况,纸张产业一向是被世家视为自家的支柱产业,加上科举逐渐临近,等等,纸张自然而然就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所以这个产业简直就是站在风头浪尖,亦或者说是站在上百瓦的大灯泡下面,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无数人的关注。

世家虽然没有声张出来,但是还是逃不过一些人的眼睛,一些手里有存纸的商贩纷纷开始减小亦或者抬高价格。

不过他们也不敢做的太离谱,毕竟之前盐商的遭遇还在前面摆着呢,万一朝廷再有这些新工艺,那岂不是要出大事了。

这样的原因让不少人踌躇了起来,可最后还是贪念压倒了最后的理智。

“现在管不了那么多,纸张这东西我们也没存多少,能赚一点是一点吧。”

众人一想到自己手里的存货纷纷点头起来,是啊,纸张这东西等于是钱财。

他们手里的存货都不是很多,但是这也足够他们大赚一笔了。

“记得下手要快,我看价格就不要太高了,低世家他们一钱就好了,反正我们量小。”

虽然自己单飞也能赚钱,可是盐商的事情让这群商人有些后怕,现在一发生什么事情通个气,虽然钱挣得少了一点,可是安全了不少。

就在商人纷纷定下来之后,开始行动起来。

王府。

族长王致正坐在书房听着自家管家的汇报,听到市面上的动静时候,王致嘴角露出一丝的嘲讽。

“你是说,那些商贾已经嗅到了一些东西,价格只比我们低一钱?”

听到这里,管家脸上都不由的露出一丝的嘲讽,他轻轻的点了点头,恭敬的说道:“这些商贾不过是闻风而动而已,族长我们要不要给他们点警告啊?”

“没必要,反正我们也不是真的压动这个纸张,等到时间到了,按照计划去走,既然他们要在我们世家嘴里抢肉,那我们也不用和他们客气。”

“嗯,让人去通知一下吧,西边有些太安静了,时候到了让他们闹一闹吧,不然李世民还真以为天下太平了呢。”

管家恭敬的点了点头,后退了几步,轻轻的掩上了房门,这才转身快步离去了。

王家后院。

“族长说了,这西边太安静了,该起来动动了,你通知下去吧。”

管家望着面前那个身着黑色潜行衣的男子,平静的吩咐道。

那男子点了点头,随后便走入了黑暗之中,很快便没了声响。

...

...

再纸张价格不断攀升的时候,读书人终于意识到了问题,先后奔走长安各家纸店,却发现的确是每家都涨价了。

那些读书人顿时傻了眼,这怎么回事,怎么关键时候纸张涨价了?

其实往年科举的时候,纸张也会涨价,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个离谱过。

一些书店眼瞧着纸张没了,正打算去进货呢,结果上门时候,却发现作坊上已经挂上了歇业的招牌。

这是闹哪样啊,这么火热的行情,怎么就断货了呢?

于此同时。

御书房的李世民正在挥笔泼墨,那毛笔笔走龙蛇,不一会,李二长出了一口气,将毛笔挂在了笔架上,一脸满意的望着刚写成的一副字画。

“王德,再给朕拿一张宣纸来,趁着朕现在还有点思路,再写几张。”

李二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,开口吩咐道。

不一会,王德便拿着一张纸走了过来,小心翼翼的把桌子上那副字画收了起来,重新铺上了一张新的宣纸。

李二活动了一下手指,刚准备再次挥笔泼墨起来,一不小心笔尖的墨水滴落在了宣纸上,李二那眉头顿时紧锁了起来。

“哎,王德换纸。”

过了好一会,王德脸色有些古怪的走了过来,带着少许的疑惑说道:“陛下,没纸了。”

“啥?没纸了?”李二顿时愣住了,忽然猛地一拍桌子,笑着说道:“朕倒是给忘了,马上科举了,这纸张紧缺了起来。”

王德听到李二这话,深吸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陛下,听下面人说,好像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而是世家的人把纸张给断了。”

嘶!

李二那端着茶盏的手顿时停滞在半空中,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。

“呵呵,朕以为他们老实了下来,没想到还在打算给朕一个难看啊。”

“现在外面什么情况啊?”

王德双手垂膝,恭敬的说道,“陛下,满长安的都缺纸了,不过价格也就比往年高了没多少,现在的纸张基本在世家手里。”

听完这话,李二有些发懵。

不对劲啊,世家按理说不会这么好心啊,要断的话基本上一下子就断了。

这次怎么显得这么有犹犹豫豫的呢?

王德看了一样李二,犹豫了一会,小声的说道。

“老奴觉得他们是上次被驸马给吓到了,他们这次估摸着就是想赚一笔。”

李二听到王德这话,有些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个老东西不错啊,现在学会举一反三了。”

王德站在一旁陪笑着,李二沉吟了一会,摆了摆手,“不过此事还是不能放松警惕,你让百骑司注意一点,一旦有问题立马禀告朕。”

王德点了点头。

“对了,皇后在干嘛呢?”

王德听到这话,笑呵呵抬起头,“今日一大早,皇后娘娘就带着杨妃娘娘还有长乐公主,豫章公主,高阳公主他们出宫了,看样子像是去了驸马那里。”

李二听到这话,脸上露出一丝的诧异,“怎么回事啊?”

王德笑着说道:“陛下忘记了驸马那里的蔬菜大棚了?听说是驸马哪里的东西成熟了,皇后娘娘他们去采摘一些新鲜的蔬菜之类的。”

李二听到这里顿时笑了起来,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段时间朕给忙完了,父皇前几天还给我传话呢,东西好了通知他一声,也好,今日朕也没事。”

“王德,走去父皇哪里,咱们也去凑凑热闹。”

...

...

韩府。

“元儿啊,你这里没想到还种的有寒瓜啊?”长孙皇后拿着一半西瓜有些惊讶的说道。

还没等韩元开口,杨妃怀里的抱着的小丫头就一脸兴奋的从杨妃怀里溜了下来。

“阿娘,寒瓜好吃吗?”

那一双卡姿兰的大眼睛天真无邪的望着长孙皇后,长孙皇后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心思呢,就是眼馋了。

“呐,只能吃一口啊。”长孙皇后笑呵呵的把西瓜递到了兕子的面前,兕子一脸激动的犹豫了一会,还是张着小嘴咬了一口。

那眼睛一下子就美美的眯了起来,“好次。”

听到这话,杨妃和长孙皇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。

韩元脸上露出一丝姨母笑,果然是闺女好啊!

韩元望着那虽然年幼,但是聪慧已经显现出来的兕子,思考了起来。

兕子不过就是她的小名,虽然因为韩元的插手,一些东西改变了,但是这个名字却没有改变。

如今看来兕子也没有什么不良症状,只不过比其他孩童身体少弱了一些。

孙思邈也多次为其体检过了身体,并没有发现所谓的先天不足症状。

“小兕子,认识哥哥不认识啊?”

韩元笑呵呵的望着拉着杨妃手撒娇的兕子开口道。

兕子转过身,瞪着大眼睛思考了一会,这才给韩元一本正经的鞠躬作揖。

“明达见过姐夫。”

韩元听到这话,脸上闪过一丝的温柔和慈爱。

“小兕子真聪明,来让帅姐夫抱抱。”

韩元笑呵呵的伸手接过了李明达,趁着这个功夫,韩元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。

看样子只是一些营养不良,好在这段时候孙思邈和自己一直为她调理身体。

要是按照历史轨迹的话,这么可爱懂事的小兕子要夭折了。

“姐夫,兕子想吃荔枝。”

晋阳公主坐在韩元怀里玩了一会后,抬起头,用那一双卡姿兰的眼睛看着韩元小声的说道。

“荔枝?你要吃你姐姐?”韩元笑眯眯的揉了揉晋阳公主的小脑袋。

“没有,兕子不吃姐姐,兕子要吃荔枝。”

“好,今年帅姐夫这里种不了,等到明年,明年姐夫给你种一大棚子,让你天天坐在树上吃新鲜的。”

韩元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“臭小子,朕可记住你的话了,记住一大棚,到时候没有,朕可不会放过你。”

就在这时候李二和李渊两人也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。

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屁孩,好奇的四处张望着,脸上捎带羞涩。

这小东西应该就是九妹了吧。

“咋地,岳父你没钱我还没钱了么,别说是给兕子种一大棚,我就是种十大棚都没问题。”韩元把兕子放在地上,一边说着,一边从旁边搬过来几张躺椅。

“兕子见过皇祖父,见过父皇。”晋阳公主整理了一下衣服,有模有样的给李渊和李二两人行礼。

“好,小兕子真懂事,来皇爷爷抱抱。”李渊坐了下来,一脸笑容的抱着兕子。

“皇爷爷,为什么你的胡子不扎手啊,父皇的胡子很扎手。”晋阳公主一边玩着李渊那白花花的胡子,一边问道。

“因为皇爷爷老了。”

“哦,那老了胡子就不扎手了?”兕子睁着大眼睛天真无邪的问道。

“对啊。”李渊笑呵呵的扶着兕子,一脸的慈祥。

兕子转过身对着李二说道:“阿耶,兕子下次你再用胡子扎兕子,兕子不跑了,兕子不想让阿耶变老。”

听到这话,李二顿时一愣,眼眶顿时红了起来。

“好,阿耶不变老。”

“啪!”

就在父女情深的时候,一道黑影操着李二身上砸了过去,李二下意识的抓住那到黑影,定睛一看,一只鞋。

“李二郎,你长本事了是吧,拿胡子扎我孙女。”李渊在一旁气鼓鼓的举着另一只鞋。

“我——”

李二刚想开口解释,另外一只鞋再次朝着李二飞了过去,这次正中李二的胸口。

“哼,下次再让老夫知道,老夫揍死你。”李渊揉了揉兕子的脑袋。

“这么嫩的脸要是被扎流血了怎么办,怎么会有你种样的爹呢?”

李二听到这话顿时郁闷了起来,抱着自己老爹的一双鞋,小声的说道:“我们小时候,你还天天扎我们呢。”

“那能一样吗?你他娘的是个男的,没那么金贵。”李渊抬起头,冲着李二翻了翻白眼。

“嘶!阿耶,你这是有了孙女忘了儿子啊。”李二装作一副委屈的望着李渊。

“咋地,不服啊,不服咱们老夫揍到你服气为止。”

李渊顺势就要站起来,兕子顿时抱住了李渊,小声的说道:“皇爷爷,别打阿耶,阿耶知道错了。”

听到这焦急稚嫩的话话,众人顿时笑了起来。

李渊心情格外的好,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前多了不少,举着兕子笑呵呵的说道:“好,就看在兕子的份上就不揍你爹了。”

李二在一旁嘴角抽搐着,这搞的是你好像能揍得了我似的。

真以为还是当年啊?

当年要不是我小,身手不够敏捷,你就别装抓住我。

想到这里,李二有些感慨的望向了李渊,是啊,都老了!

自己父亲老了,自己也老了!

李二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众人坐的这个地方了,暖洋洋的,一点寒意都没有。

“元儿,这都是用玻璃打造的?”

韩元在一旁欣赏着自己媳妇和她几个姐妹嬉闹的身影,不在意的摆摆手。

“嗯,这个是前些日子趁着没下雪搞出来的,暖棚,冬天的时候可以在这里吃个饭,欣赏一下雪景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暖和。”

“嗯,不错。”李二站起身,趴在那玻璃上这摸摸,那敲敲,逛了一会,坐了回来。

“回头,朕送点钱过来,你给父皇皇宫里也装上一个,父皇冬天怕冷,到时候可以在这里玩乐。”

李渊听到这话,摆了摆手,“不用了,老夫就一个人,现在大殿有好几个火炉呢,挺暖和的,观音婢不是有气疾么,给她装。”

长孙皇后听到这话,笑着摆了摆手,“公公,你就别担心我了,我有我女婿呢。”

“我女婿肯定不会少了我的。”

长孙皇后说完,顿时把目光投向了自己。

嘶!

自己岳母跟着自己那坑货岳父学坏了。

现在都开始坑女婿的钱了。

韩元拍了拍胸口说道:“这都不算事,回头我给老爷子,杨姨,岳母哪里都装上,这玩意花不了几个钱,岳母和杨姨您不是还想种菜么,回头再给你们搞个蔬菜大棚。”

“还有老夫哪里,老夫也闲着没事,现在老夫也不想玩了,闲着没事种个菜,叫几个老朋友玩玩挺好的。”李渊一边逗着兕子,一边说道。

“行,没问题。”

韩元直接答应了下来,这一个玻璃大棚能用几个钱啊,现在这玻璃基本不值钱。

也就那几个砖块和木架比较值钱,基本上几百贯就能够拿下来了。

“那朕的呢?”李二听完之后,确定没有自己的份,顿时黑着脸看着韩元。

“嘶,我给您忘记了,要不给您打个八五折?”韩元猛地一拍大腿,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岳父。

让你坑我。

“臭小子,你长本事了是吧!”李二顺势就要站起来,韩元丝毫不慌,站起来一溜烟来到李渊身边。

“老爷子,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,要不您揍我岳父一顿,我教您。”

韩元一边说着,一边得意的望着李二。

李二那脸顿时黑的如同锅底一般,一旁的长孙皇后和杨妃也是掩着嘴笑了起来。

“臭小子,你等着。”李二伸手指着韩元,恶狠狠的威胁道。

李渊摆了摆手,一脸惆怅的说道:“哎,儿子大了,老子说话不管用了。”

“哪有啊,父皇我再大不还是您儿子么。”李二听到自己父皇这感叹,急忙走上前,端茶倒水。

李渊这才美美的喝了一口,摆了摆手说道:“小子,都到了正午了,你小子不打算招待一下客人吗?”

韩元无奈的摇了摇头,琢磨了一会,开口道:“大鱼大肉咱们这也都吃腻了,要不咱们今天自己动手,来做一顿饭?”

“咱们这里都有现成的食材,正好也新鲜,咱们今天就吃饺子吧!”

韩元往向了李二笑呵呵的说道,趁着今天这个人多,自己也能偷懒一下。

正好前段时间,自家那逆徒长孙冲给自己送了一块自己养的猪肉,掺点韭菜,美滋滋的又是一顿大餐。

“行啊,这些年,老夫也好久没有自己动手过了,以前时候我和你阿娘两人还一起出去烤肉吃呢。”

李渊笑着点了点头,冲着李世民说道。

“那就听父皇的。”李二也笑呵呵的点了点头。

很快众人就分工完成了,李渊带着一大群人钻进了蔬菜大棚里面割起了韭菜。

李渊老早就对着东西充满了期待,这一来更是觉得重新刷新了他的三观。

好家伙,原本以为种蔬菜这玻璃大棚就足够了,谁知道,里面各种配套设施一应俱全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